螺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十里河惊现红色污水元凶锁定非法屠宰场

发布时间:2020-03-04 16:31:38 阅读: 来源:螺钉厂家

一天杀5头猪 月入多了2万

因罚款只是毛毛雨 猪贩追逐暴利私屠滥宰

从2009年启动十里河改造工程之后,十里河便成为我市的一条城市景观河,供市民休闲、娱乐,然而改变却没有坚持多久,十里河再次被污水、生活垃圾充斥。3月27日,一位市民向九江晨报反映,他在十里河生态公园(市文化艺术中心对面)发现了一个排污口,暗红色的污水直接排向十里河。

非法屠宰场将血水排入十里河。

寻找污水源头

3月27日上午9时许,九江晨报记者来到了市民所反映的位置,并沿着十里河两侧的休闲通道寻找排污口,当走到市文化艺术中心正对面时,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与此前的花草清香形成鲜明对比。

发出腥臭味的地方是一处雨水排放口,市民所反映的暗红色污水就是从这个排水口源源不断地流出,然后经过布满垃圾的河滩流入十里河,并在河面上形成了一条红色的污染带。

血水流过农田。

走近排水口,腥臭味越来越浓,两边的泥土已经完全呈现出暗红色,泥土上除了一些生活垃圾之外,还有一些动物的毛发。在排水口附近,聚集了很多蚊虫等,人一靠近就飞散开来。

散发出腥臭味的红色污水到底是从哪里排放出来的,有没有危害?为了了解情况,九江晨报记者根据排水管道的大致铺设方向,穿过八里湖东路,马路的另一边是一片菜地,远处则是居民区。

菜地与马路相差近5米高,刚沿着斜坡往下走时,隐约能闻到臭味,追寻着臭味,在一处隐蔽的地方,九江晨报记者看到了排水管的另一头。九江晨报记者发现,排水管的这头连着一条小沟,红色的污水就是从小沟里流向排水管。

非法屠宰场。

沿着这条小沟继续往前走,穿过一块荒置的菜地,一座红砖瓦房出现在了九江晨报记者面前,红色的污水从房子边上的池子里流出来,池子的味道更加难闻,里面全是红黑色物体,在池子上方原本有一扇窗户,但被人用砖头封了起来,透过遗留下的一点缝隙可以看见有几头猪正在里面活动。

据周边的一位村民透露,这是一家屠宰场,红色的水其实就是杀猪时的血水,这家屠宰场已经存在已经很久了,老板不住这边,只有晚上才有几个工人干活。

捣毁私屠滥宰窝点

九江市区正规屠宰场只有两家,但均不在这附近,那这家屠宰场是否合法?经过多方求证,这家屠宰场属于私屠滥宰。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九江晨报记者立即将情况向市农业局动物卫生监督所反映,由于生猪屠宰尚处在由商管办向农业局职能移交的过渡期,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沈华斌便与九江市商管办协商,进行联合执法连夜取缔这家私屠滥宰窝点。

4时许,记者随执法人员一起捣毁此非法屠宰场。

3月28日4时30分许,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蹲守,这栋砖瓦房内终于有了动静,室内的灯被打开,屋顶的烟囱里也开始冒烟。在执法人员的带领下,九江晨报记者进入了这家屠宰场,当时只有一名工人正在烧水,执法人员进去时,他趁机离开了。

在屠宰场的右侧有一个猪圈,里面圈养着几十头生猪,中间是一口大锅,正烧着热水,而左侧是一个大石板,旁边还放着一个梯子,屠宰场地面有一个十多厘米宽的小水渠,恰好连着墙外的池子。

这是一个很专业的屠宰点,从右到左一条线作业,在右边的猪圈里抓到猪,并且直接杀死,然后拖到中间的大锅里去毛,再放到左侧的石板上剖开,挂到梯子上。执法人员说,这个屠宰点的规模比较大,他估算每天能宰杀5至10头,还能根据市场行情,随时进行宰杀。

在屠宰场内的墙壁上到处是血迹,而且工具上到处是厚厚的油渍,有的甚至已经发黑。据执法人员判断,这个屠宰场存在至少有半年以上。此时,猪圈里的生猪的数量也被清点出来,有21头生猪,并且均没有耳标。

给猪带上耳标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查询猪有没有打疫苗,而且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可以随时通过扫描得知,猪从哪里来,是哪个养殖户养的,非常有效地降低了病死猪肉的出现。沈华斌说,对于这种私屠滥宰点,他们最担心的就是会宰杀病死猪,并且直接送到市场,所幸在这个屠宰场没有看到病死猪的存在。

随后,执法人员对屠宰场进行了捣毁,将烧水的铁锅砸破,并将屠宰用的刀具、钩子之类的工具收缴,至于21头生猪则只能等联系到屠宰场老板后,送往正规屠宰场观察几天,然后再进行屠宰。

这个地方非常偏僻,平时执法很难发现,如果不是杀猪需要用大量的水清洗,导致污水直排十里河,我们可能还找不到这个窝点。沈华斌说,他们将会把这个窝点彻底捣毁,而且屠宰场的老板也将受到处罚。

将对私屠滥宰点进行重罚

3月28日6时许,被捣毁的屠宰场老板赶到现场,这位老板姓涂,在九江从事猪肉生意已经很多年,对于私自屠宰的行为,涂姓老板没有任何否认,并承诺会立刻把猪送到正规屠宰点,而且完全接受农业部门的处罚。

我知道我错了,我认罚,以后肯定不会再私自屠宰了,而且我保证从来没有杀过病死猪,就连我的猪死了,我都进行了填埋。涂姓老板说,今后他一定会将猪送到正规屠宰点屠宰,而且产生污染的地方,他也会找人处理。

虽然涂姓老板很快就认罚了,但对于生猪屠宰,沈华斌却依旧感到担忧,毕竟在利益的驱使下,谁也无法预测还有多少个涂姓老板存在。

沈华斌向九江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是在定点屠宰场杀猪,一头猪需要70元的费用,外加猪头、猪肠等东西还不能带走,所有东西的价值大概有200元左右,而私自屠宰获利更多。

就拿这个屠宰场来说,一天杀5头猪,就意味着节省了近1000元,除去工人工资,一个月能多几万元。沈华斌说,在这样可观的利润下,或许很多人会铤而走险。

另一位执法人员还说出了另一个让人冒险的理由,即处罚力度不高,按照动物防疫法,一次性只能罚款1至3倍,而且一般不会按照最高额度来处罚。私屠滥宰点只要有一段时间没被发现,那么罚款可能早就已经回本了,所以他们根本无所谓。

按照九江市政府相关文件规划,在4月初就要完成生猪屠宰的职能移交,由商管办移交给农业局,对于今后的管理,沈华斌也有了一个设想。

我们打算在移交过来之后,首先对现有生猪屠宰点重新进行审核,卫生、环保、人员等达标的屠宰点重新发证,不达标的则予以取缔。沈华斌说,生猪屠宰市场已经放开,只要符合条件,他们就会发证,所以他们也想培育一些大型的屠宰场,优化九江生猪市场。

到时候如果还存在私屠滥宰点,只要被抓住,我们肯定要严惩、重罚,直到让他们感到不值得,打消私屠滥宰的念头。沈华斌表示,他希望市民能积极提供线索,让这些私屠滥宰点无处可藏,共同保卫食品安全。

(记者 梅俊/文 张驰/摄)

黑龙江西装订制

北京订做劳保工服

滨州西装定制

东营西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