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余斌今年经济不会硬着陆中央改革决心空前

发布时间:2021-01-25 16:03:35 阅读: 来源:螺钉厂家

余斌:今年经济不会“硬着陆”中央改革决心空前

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经济增长目标关注热度有所下降,外界更期待看到本届“两会”将传达出决策层怎样的改革决心。  去年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已经规划出改革蓝图,而一系列问题也将与改革迎来正面交锋——究竟经济的再平衡与改革之间关系几何?改革的时机与节点又会怎样安排?《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张卓元与国研中心宏观经济部部长余斌,看他们如何看待上述问题。  2014年经济增速或再降  NBD:您对我国当前的经济形势是怎样一个判断?  张卓元:社科院的宏观经济分析大概GDP增速是7.5%,固定资产投资在19%左右,PPI继续为负值,起码从现在的情况看,我个人认为这个分析是有道理的。  2013年全年GDP增速是7.7%,2014年估计比7.7%还要略低一点,但是我认为也不必太悲观,不会出现外国个别人士判断的“硬着陆”。因为毕竟中国还处于工业化、城市化的过程中,还处于产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发展的潜力,特别是第三产业服务业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我想7%左右的增速能够维持一段时间。  余斌:今年中国经济增速不会太高,制造业实际上已经是连续两年投资增长大幅度下降,产能过剩、过度竞争、恶性竞争使制造业增长出现明显滑坡。  同时,在目前地方政府债务已经比较严重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再指望基础设施投资的增长能够达到很高水平。整个投资的增长有可能会下降到18%左右。  NBD:在经济下行中进行改革会不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余斌:从就业的角度来讲,经济增长下降到7%左右,对就业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呢?会不会带来就业状况的明显恶化呢?回答是否定的。10年以前GDP增长一个百分点我们需要1500亿元的增量,而2013年,GDP增长一个百分点,它的增量接近6000亿元,一个百分点和10年以前相比差不多是4倍的差距。  再加上去年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超过了第二产业,服务业1万亿元的增加值创造的就业跟第二产业相比,要多30%。从这个角度来看,GDP增长速度出现一定的下降,对就业并不构成压力。因此在目前的情况之下,经济增长适度放缓,处在7%左右甚至是略低于7%的水平,对中国来说并不构成大的风险或者挑战。  经济再平衡唯望改革  NBD:中国经济面临哪些深层次的矛盾和危机?  余斌:从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2012年经济增长下降,到三季度达到谷底,政府采取“稳增长”的措施,踩了一脚油门,仅带来了四季度一个季度的经济增长回升,(2013年)一季度马上转入下降。从去年的情况来看,二季度是谷底,同样政府采取新一轮的“稳增长”措施,又踩了一脚油门,又是三季度一个季度的回升,四季度再次出现下降。  此外,经济增速下降的后果,是财政收入增幅下降。再加上我们是处在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过渡的阶段,这个阶段是民生类支出大幅度上升的时期,一方面收入增速下降,另一方面支出刚性扩张,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收支平衡的压力会越来越大。  张卓元:2004年到2007年的超高速增长,大起之后没有大落来实现再平衡。像我们1992年大起以后,后面连续几年落到3%的水平,这样的话,实现了经济的再平衡。我们现在严格说来大起有了,但是再平衡还没有很好实现。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我想是不可避免的,也许7%左右,甚至稍微略低一点,这有利于转方式、调结构。  现在产能过剩、房地产市场提前发展、新增的贷款和社会融资的总规模越来越高,同时利率却在走高,这是很不正常的。近两位数,甚至超两位数的利率水平,加上劳动力价格上升等,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很大。还是要靠改革来找出路。  改革决心空前  NBD:解决经济发展的不平衡问题显然需要改革,但出发点是什么?阻力在哪?  张卓元: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指出,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还提出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为了做到这一点,最主要的还是深化改革,如果不深化改革,经济转型很难实现,市场的决定作用也很难发挥,政府本身也难以有效发挥作用。  按照设想,中央政府主要是搞好宏观调控,地方政府讲了四个职能:提升公共产品、加强市场监管、做好社会管理和保护环境。  这些职能能不能够很好地发挥?我总觉得政府的改革困难,比如说去年下半年,政府怕GDP下滑得比较厉害,靠政府投资、经济投资来抑制经济的下行,实际上还是政府主导,说明政府改革的重要和困难。  余斌:经济增长从高速到中速,或者中高速这么一个转换的时期,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通过金融危机的方式来强迫市场转型。  实际上,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是一种被动的、振动很大的调整,它强迫你经济调整到一个新的水平上。而改革是我们的一种主动调整,通过深化一些相关领域的改革,从而让已经积累的风险能够有序得到释放,而不是进一步积累,这样可以避免一些重大的波动。  NBD:改革的优先顺序您怎么看?  余斌:《决定》说到2020年我们要完成决定所提出的改革任务,这里有一个优先次序问题,我们究竟应该优先改什么呢?中国经济增长面临下行压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把那些具有明显增长效益的改革放在优先位置,有利于短期经济增长的稳定。  哪些领域能够释放出推动经济增长的力量?如三中全会的《决定》讲了,推进水、石油、天然气、店里、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就是把技术产业领域那些不具有垄断性的环节放开准入,通过竞争来提高效率,优胜劣汰,降低成本。  如果我们能够通过这些领域的改革,一方面能够让我们的经济体制更加完善;另外一方面能够有效应对短期经济增长下降的负面影响。  张卓元:我们也要看到有一些方面进展得也比较好。虽然全面深化改革,经济改革为重点,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效果最大的还是中央 “八项规定”,这些是党的建设制度,效果很明显,而且大大提高了中央的权威,对经济改革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NBD:目前我国改革的成效和决心究竟有多大?  张卓元:这次三中全会的 《决定》跟过去最大的不同,这次是全面改革,是五位一体的改革,坚决落实。在文件起草一开始就计划这些改革措施是要落实的,而且在计算有哪些改革的举措,甚至这些举措将来谁来执行。  现在已经成立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还成立了中央改革办。我记得2005年、2006年我们有几次在中南海开会,曾经向总理当面建议过,希望能够恢复像体改委这样的机构来推动改革。现在成立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具备极强的权威性,增强了大家对于中国的经济能够在改革推动下稳中求进的信心。今年中国在深化改革方面,我想会逐步动真格的。  要克服当前宏观经济的困难,特别是避免今后更麻烦局面的出现,我想要靠改革,只有改革能够做到这一点。如果我们2014年在改革方面能够逐步向前推进的话,中国宏观经济会逐步走向健康发展的轨道。

105平米装修效果图

简约装修

华润城润府二期

晟品景园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