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亏损不要怪产能过剩河钢董事长有办法年增利润300亿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13:34:39 阅读: 来源:螺钉厂家

亏损不要怪产能过剩 河钢董事长:有办法年增利润300亿

说起如今低迷的钢铁,很多人言必提产能过剩,而且往往也把企业亏损的原因归咎于此。

真的是这样吗?

诚然,大环境下,供过于求,钢价下跌,利润势必减少,然而单单一个“产能过剩”,就足以解答如今的不景气了?

这位董事长可不这么认为。

“当前,钢铁行业的困境,市场问题仅仅是表象,导致企业积重难返、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在于企业自身,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在河北钢铁董事长于勇看来,所谓的市场问题只是表象罢了。

“仅就主业本身,如果同口径还原到浦项的水平,我们每年应该有300多亿元的利润。”这是他最近在集团一次内部会议上的自白。

过去的2014年,河北钢铁才刚刚扭亏为盈,赚了11亿元。即便宝钢股份去年净利润也不过58亿元。眼下钢铁业依旧是愁云惨淡,于勇夸下如此“海口”,真不是吹的?在这位董事长看来,河北钢铁究竟哪些地方没做到位?河钢与浦项又在哪些指标上有差距,同口径指的是什么?

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如果我们企业把人均劳效、把产品的创效能力提高到浦项一样的水平,把我们当前巨大的财务费用、管理费用降下来,即使在当前严峻的市场下我们仍然可以拿到比高盈利期更好的经济效益。”

以此理解,笔者推测,同口径还原所涉及的应该是财务费用、人均劳效、产品创效、能源成本、物流成本、管理费用等等。

于勇把浦项比作现代钢铁工业的“活标本”,并坚定地认为,河钢要想真正成为世界性企业,打造全球最具竞争力的钢铁企业,就要学习浦项发展理念、复制浦项发展路径。

资料显示,浦项集团(POSCO)自从创立以来,一直承续着黑字经营的传统,其卓越的创收能力在世界钢铁业界出类拔萃。河北钢铁是产能规模全球第二、中国第一的钢铁企业集团,但是,给人的印象总是——大而不强。

2013年12月于勇就任河北钢铁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在此之前,他一直掌管唐钢(河北钢铁集团子公司)。2013年唐钢对标浦项资料显示:

2012年浦项资产负债率只有26%,融资成本低,发生财务费用低,比中国钢铁企业吨钢有100~150元的优势;

浦项70%以上的高端产品全部直销,只有30%的普通产品经过中间商销售。每吨钢比中国钢铁企业品种优势在130~150元;

浦项完全颠覆了“用豪华设备和高品质原料生产高档产品”的传统钢铁思维。他们的思维是如何用最经济的原料和现有设备去生产最好的产品,在高炉生产成本上有100元/吨左右的优势。

草草算下来,浦项大约有吨钢330~400元的优势。如果按2014年河钢钢产量4700万吨来算的话,也有155~188亿元的成本节省。另外,2014年浦项本土钢铁4100万吨,只有1.4万人,而河钢钢铁4700万吨,却有13万人,每年需负担超百亿的人工费用。假设人工成本省下1/3,也能减少30多亿元,再加上之前的155~188亿,总成本就可下降200亿元左右。

另外,2014年初,于勇为河钢干部职工算了一笔账:去除原料、动力、人工、财务费用四大基本要素,河钢附加成本即与生产经营没有直接关系的非生产性开支,在总成本中占比20%。按当时总成本计算,吨钢非生产性开支高达700元,一年下来就是近300亿元。当然,这20%的非生产性费用完全归零肯定是理想化的状态,可就算减少一半也有150亿元。

200亿元和150亿元这两部分,只是很模糊地粗算,二者也有重合、交叉部分。但不管怎样,看到这,我们大致能相信于勇了——他不是吹的。

可以佐证的是,2014年河北钢铁的业绩。这一年它走得并不容易,终于摆脱了赤字阴影——不仅偿还30亿元贷款,而且全年同比减少贷款规模270亿元,扭转了长期以来高负债、高成本维持企业运营的粗放发展模式。

“生产效率偏低的情况下,依然采用大量外委外雇,这是高盈利时期形成的‘富贵病’。这样的‘富贵病’不解决,企业就无法真正面向市场,”用于勇的话说,这种现象就像“一个已经十分困难的家庭,还在花高价雇保姆”。也是在这一年,河钢集团清退各类外雇人员22258人,减少各种外委、外包项目644项,清理经营流通环节中间商1310个,降低非生产性开支19亿元。

接下来,河钢还要大力盘活非钢——将原来“寄生”在钢铁产业上的资源盘活。于勇眼中的“非钢”可不是所谓的完全与钢铁无关的业务。在他的计划中,非钢不但要自我消化人工成本,而且力求成为利润的主要来源。“浦项当前已经把钢铁产业链所有的资源利用到了极致,而我们还仅仅在追求钢铁单一产品”,在余勇看来,河钢5000万吨钢巨大而丰富的产业链条,足以让其消化掉名目繁多的各种社会成本,最大限度地消化钢铁主业附加成本。“河钢必须由单一地卖钢材,逐步向世界发达地区有高端技术、高端知识产权的成熟行业伸出触角,实施垂直收购,把钢铁产业链向下游延伸。”

他的眼光更长远。今年5月15日,河北钢铁集团南非钢铁项目第三批人员奔赴南非,将逐一落实钢铁厂选址报告中涉及到的各项建设条件。从启动南非钢铁项目到控股瑞士德高拥有全球最大的营销网络,河钢完成了“走出去”的两个重要布局。这位掌门人还有个目标,到2018年,河钢要实现海外营业收入200亿美元,占集团营收比重达到30%。

贵阳中大行星减速机

江苏假发短卷发

江苏卷取机

河北led室内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