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优美的琴声放飞希望上海柏斯琴行高级调律师王晓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8:50:14 阅读: 来源:螺钉厂家

优美的琴声放飞希望—上海柏斯琴行高级调律师王晓春

2012年8月1日起,《经济日报》推出以“科学发展 成就辉煌”为主题的《迎接党的十八大特刊》,其中,以“口述实录”形式展现普通人十年变化与收获的“百姓记忆”专版,从百姓视角折射十年来我国经济社会取得的辉煌成就。10月26日,“百姓记忆”专版中邀请来自上海柏斯琴行高级调律师王晓春针对钢琴调律师需求情况进行口述采访。

背景:钢琴调律师需求增加 10年来,全球钢琴的生产制造和销售中心正逐渐向中国内地转移。 我国年产钢琴30万架左右,居世界第一位。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大约有500万架钢琴,钢琴调律师约有3000到4000人。北京、上海、广州、厦门等城市有着较为浓厚的文化氛围,拥有钢琴的家庭较多,钢琴调律师需求量持续提升。目前钢琴调律协会有会员1000多人,北京地区人数约占五分之一。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百姓渴望更为丰富的精神文化生活,我国钢琴的社会需求量还将不断增加,这也将加大人们对钢琴调律师的服务需求。

王晓春,2001年底进入香港柏斯琴行成为调律师。他曾为国内外著名钢琴品牌森柏龙、威廉斯坦伯格、长江、巴特罗宾逊等调音,服务过上万钢琴使用者。 一般人都称我们是“钢琴调音师”,其实准确的称呼应该是“钢琴调律师”。我们的工作就是“钢琴保姆”,让钢琴能弹奏出更悦耳动听的声音。工作11年,我服务过上万架钢琴,也见证了老百姓精神文化生活的大发展。

调律师不仅需要敏锐的听觉、视觉和触觉,手臂还要有很好的控制力,具备一定经验的年轻人可以做得更好

以前,受住房、收入等条件所限,学钢琴对于很多普通百姓来说是一种奢望。随着近年来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钢琴被更多人搬进了家。学琴的不仅有孩子,还有很多中老年人。当钢琴调律师的这些年,我先后到过30个省区市,发现“钢琴热”已经遍及各地。 买琴的人多了,对调律师的需求也大多了。可以说,这10年是调律师行业发展最快的一个时期。很多高校都开设了调律专业,客户中也有20%至30%的人知道调律是怎么回事了。相信再过10年,这个比例还会增加。 调律师这个行业得到老百姓的普遍认识,还是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的。家有钢琴的人都知道,过一段时间,钢琴就需要调一调。请一位上点年纪的调律师上门,看他慢条斯理地把工具一样样摊开,就像老医生更值得信赖一样,心里觉得踏实。但其实调律师的工作不仅需要敏锐的听觉、视觉和触觉,手臂还要有很好的控制力,所以具备一定经验的年轻人可以做得更好。 我中专和大专学的都是航海专业。但父母只有我一个孩子,不舍得我去远航。我喜欢唱歌,乐感还不错,机缘巧合,我在柏斯琴行接触到了调律。但真正选择干这行时,我才知道自己要面临很大挑战。 刚开始学调律时,手指震裂、手腕扭伤是常事。我把手包扎一下,不能动手操作,就听别人调律,一天课也不愿落下。 琴行有自己的调律师培训中心和实践基地,每年招10到15名学员。我们从最基本的钢琴生产流水线学起,提高对钢琴琴律的敏感度。但要真正把钢琴调律学好,即使有天赋,也需要5年时间。三角钢琴的调律则要学5到10年。 学调律需要频繁地操作练习,因此“毁掉”钢琴是常事。我在学习中就“毁掉”了3台钢琴,加起来价值10万元。公司有很多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会及时修复这些琴。 一个技艺高超的调律师,钢琴在他的手下就会有更长的寿命、更美的音色。即使是一台弹了10年、品质很差的钢琴,在他们手里也能够重新发出美妙的声音,让听众为之陶醉。

在上海世博会上,我为几十场钢琴演奏会使用的钢琴调过律,成了园区里的全天候“钢琴保姆”

调律师要对钢琴进行全面维护,需要了解有关钢琴的全部知识。一架钢琴由设计、材料和工艺三大要素构成,好的调律师要懂材料和工艺,调律后才能对钢琴的损害最小,使钢琴呈现出最好的律效。

钢琴保养与环境密不可分。不同品牌的钢琴,放在不同位置,有不同“使命”,都会有不同表现。用于孩子学琴、唱歌伴奏或者钢琴独奏,对钢琴调律的要求会有很大不同。同是演奏用琴,古典乐和爵士乐又不一样。调律师需要和客户充分沟通后才能开始工作。 一般钢琴不可能放在恒温恒湿的环境中。在普通环境里,钢琴的木料、毛毡和金属材料都会发生变化。保养钢琴,还必须了解各种材料的材质和特性。 我调一架立式钢琴一般需要一个小时左右,问题多的需要1到2天,翻修一架钢琴则需要一个星期。此外,我还要耐心告诉客户如何鉴别调律前后钢琴传递出的声律变化,解答完客户的所有困惑,才算完成工作。 干我们这一行,对艺术天分有一定要求,要会弹奏一些简单的曲目。但一个好的调律师并不一定是好的钢琴家。钢琴家的手指灵活柔美,演奏时要控制全身运动,连形体也要是优美的。而调律师调律时要干粗活,削木头、涂胶水,即使是调校每根琴弦这样的精细活,也是手下有分寸的力气活。据我所知,世界上只有2位调律师能胜任钢琴师,上台演奏过曲目。 最难忘的还是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园区里从世界各国来演出的钢琴大师很多,我为几十场钢琴演奏会用的钢琴调过律,成了园区里很出名的全天候“钢琴保姆”。澳大利亚馆里的VIP馆,特地从澳大利亚空运来一架“国宝级”钢琴;意大利馆展出了世界三大名琴之一的钢琴,在整个世博会180天的时间里,都是指定由我们公司的调律师去进行保养的。我作为负责人之一也荣幸地参与了很多调律保养工作。 欧洲有个国际认可的钢琴制造业最顶尖头衔——“钢琴制造大师”,要考经济学、会计学、统计学等课程,还要能绘制钢琴制造图,再亲手制作一架钢琴。全世界只有约200位调律师获得了这项荣誉。我希望自己将来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我开始勤奋练习。今年夏天,我花了一个星期时间修复了一架磨损严重的德国产钢琴。从选择材料,到组装工艺,难度已超过了制作一架钢琴。 能为更多客户解决问题,为国内外钢琴家调出他们所需要的声音,这种强烈的使命感激励着我不断学习深造 和我一批进柏斯琴行学调律的20名学员,有的被淘汰了,有的不想干了,11年后只剩下两三个人。尽管学调律的人很多,不断有新人入行,但真正学出来很难,能坚持下来就更难了。 这是一个条件苛刻的行业,要求开始学习的年龄必须在18岁至25岁之间。我现在在培训中心当老师,会经常对学员说,“二十几岁多尝试,三十几岁多坚持。”没有足够的定力,不能专注去做,那就千万不要干调律师这一行。如果总想着调试一架钢琴能赚多少钱,是干不好调律师的。 回顾这些年的职业生涯,能为更多客户解决问题,为国内外钢琴家调出他们所需要的声音,这种强烈的使命感一直在激励着我不断学习深造。 有时候也会遇到这样的客户,看我拉着一个小行李箱去,拿出100多斤重的全套工具,却只用了其中一部分,就会问,怎么这么快就结束啦?还有那么多工具没用上,是不是随便调一下就算啦?他不知道如果什么工具都用上了,他的钢琴问题就大了。

还有的客户对我们的工作不太理解。有一次,一架价值五六万元的钢琴10年没有保养,机械磨损很厉害,我建议客户换掉这部分。他问多少钱,我说两三千元吧。他立刻说:“还想赚钱?你收的钱已经够多了。”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不想争辩,收拾完工具默默离开了。或许有一天他会明白,我没有忽悠他。 我现在依然喜欢为各种钢琴调律,从一两万元的普通钢琴到肖邦弹过的上千万元的顶级钢琴,都会认认真真去做。客户不懂,信任我,我不会辜负他;客户懂,那更好,我能学到更多东西。我给学员讲钢琴的结构时,自己也在心里默默温习,反复思考怎样才能做得更好。用心工作,看到自己每天都在进步,这种感觉非常好。 调律时,我经常觉得自己就是一名指挥。88个琴键、1万多个组件,在我耐心、细致的调试下,能力发挥到最佳。普通的钢琴不再普通,高档的钢琴更加高档。 做我们这一行,能接触到很多人,学到很多东西。因为对钢琴的爱,我和许多客户成了好朋友,他们会告诉我很多关于钢琴的知识。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陈巍岭教授、钢琴家沈文裕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教我怎么理解音乐、怎么弹琴。相信只要大家共同努力,钢琴调律师这一国内新兴的行业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洛阳职业装制作

牡丹江工作服定做

古交制作工作服

平凉定做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