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螺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1书画市场造假成显形现象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4:14:32 阅读: 来源:螺钉厂家

2011年秋拍已基本结束,令大家印象最为深刻的不是高水准拍品,而是上亿元的作品和两张假画。上亿元作品除了此前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当推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竞拍出2.668亿元天价,创下现代书画的最高纪录。

验名正身

谁负法律责任?

作为2011年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的重中之重,徐悲鸿的《九州无事乐耕耘》在预展时就引起了外界关注,但就徐悲鸿能否创造天价,我当时的判断是即或没有买家,有关方也会托市,但没想到结果是让人手心出汗,全场屏息,2.668亿元成交,买家没有亮明身份,只知是9078号。在保利“中国近现代十二大名家书画夜场”中,张大千、齐白石、李可染、王雪涛等此前广受市场热捧的名家作品,均出现流拍或仅以底价价格落槌,而唯有徐悲鸿一枝独秀,颇让人玩味。

《九州无事乐耕耘》创作于1951年,因郭沫若先生出席“第三次保卫世界和平大会”,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被授予“‘加强国际和平’斯大林金质奖章”后,徐悲鸿抱病为其创作了这件鸿幅巨制。此作曾藏于郭沫若纪念馆,属国家一级文物。

不过,昨天正读蒋碧薇写的《我与悲鸿》,她在书中提到了徐悲鸿最有价值的一些作品,却未曾提及这幅“耕耘”。

不由让人想起,去年6月北京九歌国际拍卖公司以7280万元拍出的徐悲鸿油画《人体蒋碧薇女士》,后被10位中央美院毕业生联名发表公开信,指称其应为当年他们同学的习作。

这10位老同学还发表了5幅与《人体蒋碧薇女士》场景、人物相同,视角各异的油画,并解释道,那是上世纪80年代在中央美院第一届油画研修班时画的。这个所谓的“蒋碧薇”,就是十多个同学一起画的模特。

画面女人粗壮、健硕,明眼人一看就是一位劳动妇女,这与名门出身的蒋碧薇有很大出入,显然是假画,可为何有人愿意以这样的价格购买呢?说是这幅伪作有徐悲鸿长子徐伯阳所写“真迹证明”以及他与这幅画的合影。事后有人调侃,世上也有儿子不认得母亲的。看来,画家的儿子未必就能鉴定父亲的画。艺术家的家属在西方一些国家往往是鉴定该艺术家作品真伪的“终审者”,但那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管谁来鉴定,他都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和法律责任。由于目前我们缺少权威评估机构和监督机制,鉴定者会被利益和人情所左右,所以,作为个人收藏,就当需要增加艺术鉴赏力。

徐悲鸿为蒋碧薇画了很多人物画,比较有名的当属《裸裎》,是画蒋碧薇赤裸之半身,画中人丰腴、雅丽。

《人体蒋碧薇女士》单看画名,就不大可能出自诗书画精进的徐悲鸿之手。

假画市场

“勇敢者”的乐园?

已逝画家的作品伪造,尚有指认的难度,而当代画家的伪造,就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了,可这样的事情居然层出不穷。

日前,《顶层》(微博)在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上海聚德‘油画雕塑’专场:lot 1266 段正渠(微博),1993年作,《烤火》,布面油画,199.5厘米×178厘米,估价80万元至150万元。”并附上图片。但第二天傍晚,艺术家段正渠在微博中就这张即将上拍的画评论道:假画!原画挂在自己家里!

同样是一条微博,北京传是拍卖公司2011年秋拍现当代艺术专场,张晓刚(微博)《小女孩》布面油彩91厘米×73厘米 2000年。张晓刚在微博评论:“这幅画一看就是一件很拙劣的赝品,画得真烂,也好意思来混拍?”

据称,这幅《小女孩》曾在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举行的2011年春拍中以180万元成交。此次,原本将于12月1日至4日在北京再上拍卖台,却被艺术家本人揭发。北京传是在得知送拍张晓刚作品《小女孩》是伪作之后,立即表态将坚决不予上拍,并在官方微博道歉,称“由于送拍该作品的委托人来自某拍卖公司,故本公司未认真对作品真伪做鉴定或与艺术家本人取得联系认证。”道歉中表示,“公司将以此为教训,加强对拍品全过程的质量管理。”

赝品事件再出,而且是艺术家亲自“打假”,不仅在艺术圈引起关注,也激起收藏者和网友的骂声。著名诗人欧阳江河回复张晓刚说,“你应请律师追究这种混拍行为。法律追究不仅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你的藏家和整个当代艺术生存生态负责。”

其实,假画已严重影响到拍卖行的公信力,对于很多想在拍卖会上“捡漏”的藏家都心有余悸。张先生就是一位混迹各大拍卖行的藏家,他喜欢名人字画,对价格和价值他有自己的见解,他说他从不跟着一些大户去哄抬,就如同炒股票,高价位一定是庄家要出货的时候,所以,他专找低价位进场,而且喜欢一些冷门的东西,这些作品一般不会有赝品,其作品价值有待市场发现,他会捂好几年,等时机成熟,就出手,往往花几万元买的一幅字画,几年后会翻几十倍。他因“捡漏”已成了千万富翁。但也有人“捡漏”捡得倾家荡产,这都是假画惹的祸,而一旦拍卖行参与进来,就成了系统性造假。张先生说他现在已不准备在拍卖行买画了,只是看看热闹,了解了解行情,最好的方式还是直接接触到画家,省却中间环节,但这对中国艺术品市场不是一件好事。他觉得拍卖行目光短浅,只追求眼前利益,不去为拍品真伪提供权威性的鉴定而只考虑佣金,终将毁掉这个行业。

名人字画

三百元买一张?

艺术家韩美林(微博)正在举办个展,把自己的作品全部捐给了国家,就目前假画泛滥,他说他不愿让自己的作品进入市场。他说他见过有老者通过拍场买画找他鉴定为假画后,嚎啕大哭,自己不忍又为其创作一幅。他也知道许多画家在市场上身价很高,却无力对市场上署着自己大名的假画开刀,自身也过得潦倒。

前不久看电视介绍山东济宁一位王姓书画收藏爱好者,在北京琉璃厂的一家画廊买了两幅画——《闲情图》和《天山之舞》,分别署名是当代书画名家史国良、马海方的作品。由于王先生缺乏足够的鉴赏经验,很难判定这两幅书画的真伪,因此他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书画收藏的专业人士帮忙鉴定。结果,两幅画都是假画,王先生难以相信,说这两幅画有证书、有画册,并且是荣宝斋出品。有荣宝斋的公章、钢印。

随后带他到荣宝斋证实,说是证书和公章都是伪造。王先生哭笑不得,花1万多元买的画全是假画。马海方书画作品目前市场价每平方尺在3万元钱左右,史国良更是高达15万元。这两幅画每张都是四平方尺,照此估算,两张画的市场价应该在70万元钱左右,那么王先生花1万多买的便宜货,不可能是真的。

可很多人还是想碰运气,大概是受《鉴宝》的启发,这样的事情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潘家园上演过。记得一位画油画的朋友,当时生活实在窘迫,画不好卖,没事就去潘家园溜达,一天,他花500元买了个青花瓷,结果是真的,卖了20多万,很是让人羡慕。他此后便做起了明清家具的买卖,成了亿万富翁。但更多的人还是花钱交学费。

除了古玩可以仿造,现在潘家园,名人字画应有尽有,李可染、傅抱石、张大千、徐悲鸿都有,这里的中国名家书画店,销售的都是国内知名画家的作品,据他们介绍,一个月能卖出1000幅左右,每幅字画的价格在300元到15000元之间。而且每幅书画作品都有鉴定证书,证明该作品为真迹。

制假造假已经成了书画市场一个显形现象,假画一时成了市场主体,让一些想在艺术品市场取巧者上当失语,也让真正想投资艺术品的人士望而却步。

音响音频线

毛笔架制作批发

变频控制柜

相关阅读